楚柚砸~

我真是。。。最近一直在努力给自己发糖啊。。。

阿松24后延伸(甜下自己吧)

=这里是在看了24之后被虐死了的欻木,因为无法画出希望的条漫,于是估计是文力爆发了吧写出了这篇文章,总之....我真的很心痛长男,这篇的cp不明向=



=本人超爱1 2 4,paka 色松 长兄松也都喜欢ww松沼的孩子们求下互粉?=






1.       OSO

 

“唔...”翻了个身还是存在床褥上而不是碰到或是压倒其他人,松野小松被惊到一般一

下子睁开眼睛,还在没有对焦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周围的空洞。【哦…对了,轻松走了之后

他们一个个都出去了啊…就连一松也…】将整个身子蜷缩起来,紧紧地揪住胸前的绿色,才

发现昨晚自己又是喝醉了直接回来睡了“呵…我还是长男呢。”

 

抱着的,周围放着的,与自己共眠的全部都是弟弟们留下来的卫衣。当初自己因为弟弟

们的离开变得无法自己一个人入眠,只能抱着卫衣来缓解。【已经这样过了多少天了啊,喝

的酩酊大醉的回来睡死般的日子】虽然弟弟们也有打电话回来问候,但是自己全都没有去接,

而是交给父母来对话。“真是一点长男的样子都没有呢,我。”

 

虽然弟弟们的离开已经有了一段时间了,但自己仍然不能适应,眼泪落下的时间连自己

都不清楚,抱住的衣服已经被打湿了一角才默默地爬起来,往兜里揣上1千円,已经没有精

力去赛马场和小钢珠了。

 

“老板,一瓶日本酒。”

 

 

 

2.       KARA

 

“是!师傅!”空松照着豆丁太说的做完了最后一步,就等着关东煮煮好了。

 

“合格!”随着豆丁太的一句肯定的话,空松也算是放下了一颗心,打过招呼之后开始了

下午的求职之路。

 

一路所投的简历也并不是每个都会有回复,但是简历和面试的回答早已不是neet的表

现,而是正常的简历单。当初在豆丁太家里苦想的第一份简历让豆丁太都为其的改变感到惊

奇。终于也是一个老实求职的人了啊。

 

      从今天的最后一家企业走出,空松扯了扯不适应的领带,走到经常光顾的居酒屋。在

这里能碰上还在家里的小松哥哥,虽然自己从不在他面前露面,但好歹也能把大哥的情况跟

弟弟们交流,也能在大哥醉的不醒的时候尽可能的让他平安回家。

 

当初那个晚上把哥哥拽到家外干了一架。【哥哥一直是我们当中干架最强的那个,但是

那天晚上还是对哥哥出手了,哪怕会被揍得很惨。出去后并没有被哥哥怎么样,只是在我出

手后挡了一下一个后摔压倒地上却没有下一个动作了。但是还是能感觉到身体颤抖地小

松哥哥。】

 

今天才走到居酒屋坐在的道路路口,就看到前脚迈进店的大哥“呼…还好来了。”

 

摸出手机群发了邮件。

 

 

 

3.       CHORO

 

    将最后一份报告上交,熬了一晚上终于换来了假期,自己也终于因为这份报告而转为正式员工。

    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里,打开那个存放着随着自己来的“垃圾们”,看着那个有着热

海封面的杂志和标着红圈的日历,转身出去洗了澡,换了衣服,拿着必备品出了门。

 

    坐在新干线上,感受到了手机的震动,拿出来看了看配着长男照片的信息,无奈的笑了

笑“笨蛋长男。”回复了邮件之后盯着窗外越渐熟悉的风景发起了呆。

 

在呆了20几年的城镇出了站,当初是坐着嫌味的车离开的,这是必经之路。自己并不

太清楚是什么时候路过的…估计是在哭吧。

 

来到路口时遇到了拿着球棒精气十足的十四松,真正看到那只受伤了的胳膊还是不免的

心痛。“十四松,胳膊…怎么样了?”

“轻松哥哥,我过的很好哦。”

 

 

 

4.       ICHI

 

    去祝福了那时在圣诞夜认识的、自己才从家里出来时快饿晕时请自己吃饭的,在今天步

入婚礼殿堂的那对新人。一松在饭后回到了宠物收容所。

 

    当初自己饿晕在收容所前面,结果收容所里大部分的猫都反常的爬到了大门口对着自己叫了起来。因为这情景,自己才被发现,得救了之后,自己也成了这的一员,而因为与猫的友好相处所产生的奇观,也让来这里收养动物的人越来越多了。

 

    结束了与小猫们的相处,一松与所长打过招呼后向外走去。走到门口时,超级猫跳了出来,于此同时一松因为收到了邮件,点开看到了照片后,身体抖了一下,让超级猫差点没抓稳而引起了轻微的不满的叫声。

 

    嘴角微微上扬的把手机放进兜里,抱起超级猫。

 

   “臭松,我想小松了。”

 

    从超级猫嘴里说出了这样的话,听到后的一松不觉脸红了,把猫放下后挠了挠它的下巴后迈步离开了。

 

 

 

5.       JYUSHI

 

    因为干活很卖力,时常成为大家开心果活跃工作气氛,但是却因为意外受伤而放着公假的十四松今天接见了以旗坊为代表的来自工地的拜访。

 

    “十四松今天看起来很开心啊。”旗坊挥舞着小旗子坐在十四松对面看着正在大裤衩那里做着康复的十四松。

 

    “hasuru!hasuru!”十四松听了之后摇起了好着的手臂兴奋地以此回答。

 

    “十四松,看看这个。”大裤衩拿起亮着的手机把短信点开拿给十四松看。十四松仿佛没有什么事一般直起身子把头凑过去看,“哇!小松哥哥!大裤衩能快点嘛?”还没有看完就转回来对着换绷带的大裤衩说到。

 

    大裤衩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之后,终于打上了最后一个结。“哦,换好了哦,快去吧。”

 

    “哦哦!sexrous~啊不thanks~!”话还没说完人就已经跑了。看着远处的拐进道子的绿色,立马追了上去“轻松哥哥~!”

 

 

 

6.       TOTTI

 

    为了克服障碍和金钱原因吧,自己专门租了看起来很破旧的房子,但是刚开始却连上个厕所都能把自己吓哭。想想也真是好笑。现在经历了这么久虽然也并不能完全习惯这种一个人生活的感觉,但是已经比以前强多了…如果在家的话,自己一个人去厕所的话一定没有问题吧….【哦不,我估计还是不会一个人去上,因为有着哥哥们啊。开着玩笑玩世不恭的小松哥哥,很痛但却很关心我的空松哥哥,自我意识爆棚却克服了的轻松哥哥,悲哀却温柔的一松哥哥,天使般的十四松哥哥…真是想他们啊。】

 

    正在咖啡店里做着前台的工作,但是也不免这么想到【已经多少天了呢,轻松哥哥的离开不到几天我就离开了,听说也就只有小松哥哥还在家里了,不知道过的怎么样了。】

 

    “喂…对不起?我要点餐?…那个对不起?”

 

    “啊!对不起…客人您需要什么?”带着抱歉的笑容为自己的走神打着掩护。那天在轻松哥哥走的早上,自己独自拿着杂志打开了门,对着明明知道是在装睡的小松哥哥一书本打上去。【很痛吧,生理上的那种。】但是他并没有任何反应,就连动作都没有变,毫无知觉的样子。真的是很生气,再打算出手的第二下并没有打下去,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被反手打中了眼睛,反应过来时小松哥哥已经离开了。

 

    结束工作后看到了空松哥哥的短信,换上了常装,拒绝了来自共同工作的女性的邀请,一边打着哈哈一边走向了自己熟悉的小道。

 

 

 

7.        

 

    当空松进入居酒屋的时候,小松已经开始泛着醉意了,也像平常一样并没有注意到这抹熟悉的颜色。

 

    空松找了个有着很多座位的桌子坐下,在店员奇怪的目光下要了一瓶日本酒和6个杯子。一边小口品着酒,一边等待着另外四个位置的人的到来。

 

    也就是半杯酒的功夫,一松就到了。“嘁,只有臭松你一个人啊。”坐下直接拿起空松给自己倒好的酒喝了起来。

 

    “brother!好久不见了就不想跟我说两句么。”轻松见到一松之后直接抛掉了自己求职的面孔,恢复了让人痛的要死的语气和动作。

 

    “…”看了以后默默地无视掉继续喝。

 

    “啊…好痛啊空松哥哥。”锻松的到达让原本被无视的空松仿佛得救了的表演一般。

 

    空松见搭了自己话的锻松,直接递上了酒杯。“来吧totti,喝了来自哥哥爱的酒。”

 

    “唔啊…痛…”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但是还是接过酒坐下来喝了。不过是无视着空松那句“啊,我果然是被爱着的”的话。喝酒的时候用余光看到了趴在桌子上买醉的小松后立马沉默了,看了下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的一松后得到的事肯定的点头。桌子上的气氛立马就沉了下来。

 

    “hasuru!hasuru!masuru!masuru!”听都不用听就知道是十四松来了,不过旁边跟着轻松倒是有点意外。“大家好啊,过的怎么样?”

 

    “我们倒是还好啦…不过小松哥哥他…”锻松在听了轻松的问话之后只能很无奈的看了看已经醉晕在桌子上的小松。

 

    该等的四个人都到了。五个人坐在方桌的周围,五个杯子也摆在各个人的面前,只剩下一个已经满上了的杯子放在桌子的正中间无人问津。在刚刚因为大家到齐的喜悦却因为这个再次沉下气。“…不能总让小松哥哥这样吧。”轻松敏了口酒用端着杯子的手指了指放在中间的杯子。

 

    “啊…”得来的是长长的不得回答的语气词。大家也是不约而同的看着隔了几个桌子的那个趴在桌子上的人。“啊动了!”

 

    五个人在交了钱之后跟在小松的后面出去了,就如同原来只有空松一个人做的一样。

 

    亮着昏暗的灯的小路上只有小松一个人在摇摇晃晃的走着,并没有人注意到不远距离的那五个身影。

 

    停在了一个路灯边,小松单手撑着路灯,弯着腰呕吐着。

 

    “哎呀呀,看看这是谁啊?”有三个人从道路的另一边走了过来“这不是松野小松么?嘿嘿。”一个人抓住了已经把肚子里东西都吐完了正在干呕的小松的胳膊使劲的把人给扭了过来。“现在一副柔弱的样子做给谁看呢,啊哈?我可没忘了你当时的样子呢?”三个人中的两个人固定住毫无防备的小松,另一个人在使劲的揍了一拳小松后一把扯开了小松的上衣。

 

    “嘶——”虽然并不是很冷的天气,但是突然接触到凉气的身体还是让人清醒了一些。“混…混蛋!”挣扎着想要逃脱被困住的上肢,才发觉醉着的自己对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威胁性,只能咬着牙瞪着对面的人,死死的看着即将落下来的第二拳。

 

    “噗嗷!”一阵风刮过的感觉,迟钝的身体并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只是存在眼前的人发出了惨叫随着风一起不见了。摇了摇头来反应才看到躺在离自己几米远外被踹倒的人,旁边还站着一个人,视线慢慢上移着,“ka…”话根本说不完,直接卡在嗓子眼里,还处于惊讶与自责的交织中就因为牵制着两手的力的突然消失而向前一踉跄扑到一个人怀里。

 

    仰起头咽了咽口水。“cho…choro…”被扶着站直之后回头看到了拿着棒球棍的一松和甩着手笑着看着自己的十四松以及不能忽视的两个躺在地上的人。锻松在一边用手机拍着事实。

 

    “大…大家…”一下子看到了自己兄弟的小松根本无法用可以说是卡壳的脑袋来想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且也根本无法组织语言来说话,只是用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盯了他们半天,在回家的一路上都是一种眼睛睁大但是嘴巴并没有丝毫变化的表情,看的五兄弟没有任何办法。

 

    回到家里,整理好六个人的床铺,把从进家门开始,以前从来没有在弟弟面前哭过,但现在已经哭的不能自己的小松安置在卧室后于知道他们已经回来了的父母打了招呼后回到卧室,看着满地的卫衣,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范在了每个人的心头。

 

    “baka小松。”好不容易把哭的仿佛岁数最小的长男哄睡着之后,五兄弟也躺下了。

 

 

 

8.  

 

     又是一个自然醒的早晨,小松翻了翻身子,身边还是没有任何人,心脏不免的痛了起来【不是说要忘记么!为什么还是会梦到他们!是他们的背叛啊!】为自己的不争气而使劲捶着床铺打到手疼。才拖着沉重的身子起来。饿了。走到楼下客厅,那里一般摆着食物等着自己吃。恍惚着心情拉开了门,一下子愣住。

 

    “欢迎回来!小松\小松哥哥!”